尽管过去了数万年时间,但还是有两种线虫被成功复活

想象一下,如果你是在“长眠”42000年后被叫醒,会有什么感觉?在西伯利亚,永久冻土层的融化正在使线虫重见天日。这些线虫是生活在土壤中的微型蠕虫,从更新世以来就一直深藏于冻土层深处。科学家在近期的一项研究中称,尽管过去了数万年时间,但还是有两种线虫被成功复活。

继续阅读

发表在 文库 | 标签为 | 尽管过去了数万年时间,但还是有两种线虫被成功复活已关闭评论

国际研究团队首次在宇宙中探测到放射性分子氟化铝

一个国际研究团队研究人员在英国《自然·天文学》杂志网站上刊文介绍,他们首次在宇宙中明确探测到一种放射性分子,且这种分子可能是因两颗恒星相撞而“飞溅”到星际空间的。这种放射性分子为氟化铝,包含铝的放射性同位素“铝-26”。他们借助ALMA和NOEMA这两台分别位于智利和法国的毫米波射电望远镜观测发现,这种放射性分子可能是因两颗恒星相撞而进入星际空间的。

继续阅读

发表在 文库 | 标签为 | 国际研究团队首次在宇宙中探测到放射性分子氟化铝已关闭评论

为什么人类祖先进化成了人类,而黑猩猩还是黑猩猩?

德国马克斯·普朗克人类历史学研究所日前发布新闻公报说,该所研究人员与美国密歇根大学利用古人类学和古环境学数据,分析了智人在30万年前至1.2万年前的扩散历程,并与此前和同期的其他原始人类进行比较,研究人员分析发现,与其他原始人类相比,现代人类所属的物种——智人适应多种生态环境的能力特别强,包括一些相当严酷的环境。超强的“生态可塑性”可能是智人得以生存并发展至今的原因。

继续阅读

发表在 文库 | 标签为 | 为什么人类祖先进化成了人类,而黑猩猩还是黑猩猩?已关闭评论

中美科学家创造出仅有1条或2条染色体的酵母菌株

真核生物的基因组分散在多条染色体,染色体数量因物种而异。譬如,人类拥有23对染色体,但我们的猿类表亲拥有24对,而雄性杰克跳蚁只有1条染色体。这些差异可能源于偶然的融合或基因组加倍事件,但目前科学界还不清楚多条染色体具有什么优势,更重要的是,物种对于染色体总数的变化究竟有多大的“忍耐度”。

继续阅读

发表在 文库 | 标签为 | 中美科学家创造出仅有1条或2条染色体的酵母菌株已关闭评论

神秘细菌助澳洲大规模灭蚊实验获成功

 

炎热的夏季里,被蚊子叮咬可以说是家常便饭,痛痒之余,接踵而至的可能是更加险恶的后果。据统计,全世界17%的传染病病例都与伊蚊、疟蚊、库蚊这三种臭名昭著的蚊子有关。人类与蚊子间的血海深仇从史前时代绵延至今,蚊媒传染病仍然在频繁制造各种公共卫生浩劫。

继续阅读

发表在 文库 | 标签为 | 神秘细菌助澳洲大规模灭蚊实验获成功已关闭评论